福建36选7开奖直播|福建36选7开奖走势图
   
首頁  新聞  行業  人物  企業  生活  English 
 
 
  石化要聞  |  國際  |  海外  |  人物  |  觀察  |  圖片
高層動態  |  國內  |  責任  |  言論  |  專題  |  視頻
     
 
   您的位置: 專題 >>> 新聞頻道專題 >>> 學習陳俊武
 

記者手記

2019-02-26 來源:
石化新聞
 

記者簡介

徐徐,中國石化報社記者部記者,曾先后采寫過 “涪陵頁巖氣田勘探開發系列報道”“元壩氣田開發建設系列報道”等一系列重大主題報道,作品曾獲中國產業經濟新聞獎一等獎、三等獎,國務院國資委“國企好新聞獎二等獎,2018年擔任中國石化成立35周年感動石化特別節目總撰稿,采訪足跡遍布上中下游企業生產一線,用文字見證并忠實記錄中國石化前進的腳步。

點擊圖片觀看視頻

剛接到寫陳院士的通訊報道和評論這個任務的時候,真是有點擔心。像陳院士這樣的人物,他是行業泰斗,人生波瀾壯闊,他的經歷不僅反映了他個人的過去,也反映了我國石油煉制工程技術的歷史。

他是這樣一位德高望重的90后,又是一個特別不愿意去面對鏡頭的人。他的社會知名度和業績成就是一個不等式,這個不等式其實是他自己造成的。盡管成就卓著,但他卻很少在媒體中出現。我們對他提出采訪請求,他直接就拒絕了。我們又幾次去請求采訪他,可以說是三顧茅廬,他才答應。

在我看來,名和利這些事情在院士眼中是一種牽累,他不愿意為此花費精力,只想一心做好科研工作,是非常低調、正直、自律的一個人,始終保持著平和淡泊的心境。老子說,“圣人之道,為而不爭”,我覺得他的人生就是踐行了這句話。

關鍵詞① 家國情懷

家國情懷是什么?這四個字聽起來好像特別宏大,但是在院士身上,其實并不空洞。我理解的院士的家國情懷就是,對國家對事業的發自內心的熱愛。這種熱愛經過幾十年的沉淀,已經變成了他心中堅定的信仰。因為有這份信仰,他才能夠知道人生的目標在哪里,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才知道應該選擇什么樣的路。

比如說,大學畢業以后,選擇去哪里工作,這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可能會改變你人生的一件事。院士1944年考入北大化學系,在那個時候是絕對的精英人才。在1948年他畢業的時候,當時他的母親和家人都在沈陽,家里人都希望他到沈陽工作,留在大城市,但是他卻堅持要到條件艱苦的撫順去,不顧家人的堅決反對。因為他在大二的時候去撫順參觀過日本人的煤制油工廠,他看到先進的技術和中國當時石油工業的落后,那種鮮明的對比,對他內心產生了強烈的觸動。他當年參觀回來之后寫過一篇散文《撫順行》,在文章結尾他這樣寫:“我將永遠對撫順懷著眷戀,撫順留下了我美麗的夢。”我想,這個夢,就是他要投身石油工業,振興石油工業的夢想,所以他才會跋山涉水千里迢迢,要到撫順的煉油廠工作。

再到后來他輾轉各地,再到洛陽。他出生在北京,但他卻從來都沒有想過再回到北京工作生活,他想的就是事業需要他在哪里,他就在哪里。我曾經問過他,在科研的道路上,在人生的道路上,你也經歷過很多困難、磨難,曾經動搖過嗎?他說,我們那個年代的人都是很單純的,有一種犧牲精神,人生總要有些犧牲,我還是相信那句話,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他說這話的時候我覺得他就像一座磐石一樣,那么淡定,那么踏實。

關鍵詞② 精細嚴謹

有一句話叫制心一處,無事不辦。世界上最怕就是認真二字。

我覺得精細嚴謹對院士而言是已經深入骨髓的一種堅持,一種執著。他在60多歲的時候主編《催化裂化工藝與工程》這本200多萬字的科技專著,在年近80的時候這本書再版,又擔任主編。到2013年,他86歲高齡,這本書出第三版,他仍然寶刀不老擔任主編。

你想,一位86歲的老人,他生活上可能有很多事情都記不住了,但是卻能夠一個字一個字推敲、修訂一本書,并且還能夠跟隨時代進步、技術進步的需要增加了許多新內容,比如油品清潔化技術、加氫處理技術在催化裂化技術中的應用等等。甚至這本書在之前的兩個版本里,第幾頁有方程式的數據有偏差,他都能記得,要去改過來。

我去采訪院士的時候,他就要求稿子寫好要發給他先看一下,5篇通訊報道寫好之后,我就發給他的助手陳香生陳老,70多歲了。過了幾天,陳老把院士審核后的稿件給我發回來,里面需要修改的地方都用紅字標注清楚, 甚至少了一個標點符號都給我標出來了。陳老還跟我開玩笑,90多歲的院士帶著70多歲的助手給我當審校,一個字一個字推敲。當時看著他們改過的稿子,真是發自內心的敬佩,特別感動。

細節決定成敗,院士的嚴謹體現在他對每一件事上,不管大事還是小事,已經把嚴謹變成了一種習慣,正因如此才成就了他事業上的高樓大廈。

關鍵詞③ 創新求變

我在采訪院士的時候,他特別談到了自己對創新的理解。他說創新永遠沒有交卷的時候,他是創新的帶頭人,帶頭人就要吃一、看二、眼觀三。他之所以能夠創新,是因為他站在別人的肩膀上,他也要讓別人再站在他的肩膀上,這樣團隊才能夠有替代地創新。這是他對創新的理解,也是他作為帶頭人的一種責任和擔當。

這種擔當我感覺包含了兩層意思,一是斗爭的意識,斗爭的精神。他在設計第一套流化催化裂化裝置的時候,就是摸著石頭過河,困難很大。他跟我說過一句話,說他們的創新精神就是那個時候培養出來的,老不滿足現狀,老要創新,老是覺得能做得更好一些。

第二個是問題意識。我在采訪他學生的時候,有很多人現在都是行業內的大咖了,很多人都跟我談到了這一點。90年代陳院士在催化裂化高級研修班上課的時候,就經常強調問題意識。比如說你發現了裝置的一個問題,在現有的技術條件下解決不了,但是你一定要把這個問題記在心里,千萬不要忘了,未來總有一天技術條件成熟了,要記得把這個問題解決。這種問題意識是能夠推動技術進步的一個很重要的東西。

關鍵詞④ 詩和遠方

每當提到“院士”這個詞,我們印象里總是“嚴肅、刻板、不茍言笑”,但陳院士卻是一位十足的“文藝男”,有著自己的情趣和意境。

他是一位隨性詩人,對古詩詞尤為喜愛。興之所至,還會賦詩抒情。八十歲的時候他寫過這樣一首詩:“耄耋老翁憶平生,有志年華事竟成。亦老蒼天情未了,扁舟浩海又啟程。”從他的詩里能讀出一種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豪情和氣度。

他不怎么參加體育鍛煉,最大的體育愛好也就是走路。他說他10來歲的時候就走路上學,練就了一副鐵腳板。他曾堅持20多年走路上班,在擔任公司領導期間也不配專車。

當然,院士的腦海里也不全是數據、公式、模型和石油,也有詩和遠方。他說,他一直有一個計劃,從寶雞出發,坐著火車到祖國的大江南北風景奇特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可是現在身體條件不允許了,不過這也沒什么遺憾的,畢竟年老也是一種自然規律。

我覺得凡是偉大的人物,都是有理想、有激情、有詩意的。院士就是這樣,他對生活上沒有太高的要求,過得極其平凡簡單,但卻是精神上的貴族,有堅定的信仰,勤于思考,敢于擔當和奉獻。能近距離地和這樣美好的心靈對話,我感到很榮幸,他給了我們仰視的方向,讓我們心中有了不落的光。

?
相關鏈接
 
 
<返回頻道首頁>
 
 
 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廣告服務
 中國石油化工集團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996322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3542號   廣電節目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0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0459號
 京ICP備 10210212號-7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70018號   本網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維京律師事務所 孫連鐘律師 高天玉律師
福建36选7开奖直播 竞彩篮球让负胜负 王中王一肖中特论坛公开资料 山西新11选五购买技巧 秒秒彩秘诀 重庆时时走势app 赛车微信群拉玩家 微信群名称大全 重庆时时360综合走势图 吉林11选5前3最小值走势图 澳洲幸运5合作共赢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