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36选7开奖直播|福建36选7开奖走势图
   
首頁  新聞  行業  人物  企業  生活  English 
 
 
  石化要聞  |  國際  |  海外  |  人物  |  觀察  |  圖片
高層動態  |  國內  |  責任  |  言論  |  專題  |  視頻
     
 
   您的位置: 專題 >>> 新聞頻道專題 >>> 學習陳俊武
 

陳俊武:創新不止事業興

2019-02-25 來源: 中國石化新聞網
石化新聞
 

“吃一、看二、眼觀三,創新的帶頭人就是要不斷發現和思考新的問題”

“我個人的力量微不足道,協同創新是大兵團作戰,成功歸于集體”

“每天必須學習一點新東西,給大腦充充電,我站在別人的肩膀上,別人再站在我的肩膀上,才能帶動創新”

■徐徐 李建永

創新者不老,源于他總會不斷汲取新知識的養料。

“現在,大家都提倡電動汽車,其實我們國家電力也很緊張,我感覺氫能是個方向,應該利用可再生能源大力發展制氫技術。”談起最近關注的石油替代前沿技術,陳俊武的雙眼閃閃發光,興奮得像個孩子。

轉化一代,開發一代,前瞻一代。在能源領域奮斗了一輩子,91歲的他一邊繼續指導開發石油煉制和現代煤化工新技術,一邊靜靜地仰望蒼穹,研究思考可再生能源的替代趨勢和低碳戰略。

“回顧自己的經歷,我一直在前進,創新的思想始終沒有停頓,很多時候都是出于興趣,總覺得一項新技術完成了但是不過癮。”在陳俊武看來,創新永遠沒有交卷的時候,“吃一、看二、眼觀三,創新的帶頭人就是要不斷發現和思考新的問題。”

“我從20多歲開始搞創新,很少間歇過”。作為一名不安分的工程師,青年陳俊武的技術革新之路,要從“25度電的故事”講起

青年時代的陳俊武,曾有一個鮮明的標簽:不安分的工程師。他說:“我從20多歲開始搞創新,很少間歇過。”

陳俊武講到一個“25度電的故事”,眼睛里滿是驕傲和自豪。那是他技術革新的起點。

1952年,陳俊武在撫順人造石油廠變換車間值班時發現,水煤氣和水蒸氣混合的“蒸汽噴射器”抽力很大,就聯想到水煤氣鼓風機的電動機是否可以在不給電的情況下運行的問題。于是,他找到一本講述化工原理的專著自學高速氣流理論,進行參數計算,與工人班長一起利用倒班時間做了試驗。

成功了!鼓風機在停止供電的情況下依然自動旋轉,車間其他設備運轉正常。這樣,停開一臺鼓風機,僅1小時就能省電25千瓦時!

當時,全國正開展增產節約運動,陳俊武的這項技術革新在全廠開了先河。受此激發,陳俊武的創新熱情一發不可收。

一次,陳俊武接到穩定汽油餾分的工作任務,到蒸餾車間了解設備情況。他發現蒸餾加熱爐爐管是按單管程布置的、氣化后流動阻力大,便想到不久前買到了一本俄文版關于加熱爐計算的書,決定用書里的方法試一試。

由于不懂俄文,陳俊武只能仔細分析該書中關于“爐管內油品邊加熱邊氣化的計算公式”,產生了把爐管分為兩管程、降低壓降的想法。他把自己的建議向車間提出后,很快被采納并加以實施,收到裝置加工能力提高20%的效果,受到工廠的特別嘉獎。

1969年12月,陳俊武隨單位遷至豫西山區的河南省宜陽縣張塢鄉竹園溝工作。雖然住的是陰冷潮濕的窯洞,辦公的地方是四面透風的臨時板房,日常生活中需要的柴、米、油、鹽需要徒步到十幾里外的集鎮上購買,但他的眼睛始終緊盯世界煉油技術發展的腳步,并結合國內實際、時常思考著如何改革和創新。

有一次,陳俊武讀到一則介紹煉油深加工工藝技術發展的國外資料,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國內近幾年原油產量劇增、煉油廠加工能力不足,有些電廠甚至直接用原油代替燃煤發電的現象。

這是多么大的浪費啊!既然新建大型煉油裝置有困難,能不能設計一種投資少、上馬快、對原油只需中等程度加工就能提高加工能力的煉油裝置呢?

于是,他主動找到專業室的同事反復討論,大膽提出蒸餾—催化聯合裝置的設計技術革新方案。簡單地說,就是把原油蒸餾和催化裂化兩套裝置合而為一,省去常壓蒸餾裝置,直接用高溫油氣在分餾塔把蠟油拔出,用一個催化分餾塔取代常壓和減壓兩個分餾塔(簡稱“一頂二”)。

當時,時任石油部基建司處長的王德瑛到單位調研,聽了“一頂二”方案匯報,當場表態支持,要求盡快上報。1971年,該方案獲得石油部批準實施,將石油六廠作為“一頂二”裝置試點廠,并將這種革新型的裝置命名為“大慶701裝置”。1973年8月,年加工200萬噸原油的“一頂二”裝置在石油六廠建成投產,蠟油拔出率高達90%,達到了既定的技術經濟指標,還節省了建設投資,得到充分肯定。

隨后,這種革新型的“一頂二”裝置又先后在林源煉油廠、滄州煉油廠等生產企業建成投產。

1975年10月,隸屬于洛陽煉油設計研究院的煉油實驗廠剛剛建成,陳俊武就和科研設計人員馬不停蹄地展開催化裂化新工藝、新設備、新材料的半工業化試驗。雖說新建成的裝置時常被改得面目全非、時開時停,卻誕生了一項又一項推動我國煉油工業技術進步的科研成果:快速床催化裂化、全提升管催化裂化、首套同軸式催化裂化、摻煉渣油催化裂化……

“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陳俊武苦思冥想后決定把同軸式和燒焦罐嫁接在一起,創新提出快速床與湍流床氣固并流串聯燒焦設計方案

1982年6月,已是洛陽煉油設計研究院副院長兼總工程師的陳俊武,又擔任了一個新職務:國家“六五”攻關催化裂化技術攻關組組長。同時擔任攻關組副組長的有我國著名催化劑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閔恩澤和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專家鄒康實。

按照石油部要求,他們將承擔國產化渣油催化裂化、兩段催化裂化等國家重點科研課題的攻關任務,并在上海煉油廠建設一套創新的催化裂化裝置。閔恩澤院士負責渣油催化劑的開發,陳俊武負責工程技術開發。

陳俊武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他知道,光是解決催化裂化原料油摻煉渣油就是一個巨大的系統工程,技術上要解決的問題很多,需要產學研協同、大兵團作戰才能攻克難關。

在攻關組的統一協調下,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石油大學、北京煉油設計院、洛陽煉油設計研究院等科研人員紛紛加入攻關團隊。

“僅再生器燒焦一個課題就分為9個子課題,參加攻關的單位就有四五家。”陳俊武回憶道。

1983年8月,在上海煉油廠新建100萬噸/年催化裂化裝置技術方案比選中,時任該廠總工程師朱仁義曾開玩笑地對陳俊武說:“陳老總,我這個人可貪心不足,你那同軸式我想要,燒焦罐我也想要。”

雖說只是一句玩笑話,卻讓陳俊武陷入冥思苦想。“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忽然,一個想法火焰般點亮他的思維——何不把同軸式和燒焦罐嫁接在一起,二者取長補短呢?于是,一個快速床與湍流床氣固并流串聯燒焦設計方案就這樣誕生了。

1989年9月,上海煉油廠100萬噸/年催化裂化裝置建成投產,運行平穩,各項技術指標達到設計值。

1990年5月,這套裝置的模型在北京國際博覽會展覽大廳一亮相,立即引起各國技術專家的關注,隨后遠赴莫斯科巡回展出時,更是吸引了“老大哥”驚羨的目光。

1994年,陳俊武申報的流化床催化劑的兩段氧化再生方法獲得國家專利授權,成為我國第一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催化裂化工程技術領域的發明專利。

石家莊煉廠渣油催化裂化裝置、上海高橋石化新催化裝置的投產,既為國家創造了較大的經濟效益,又推動中國煉油技術躍上一個新臺階并居于當時世界先進水平。

“我個人的力量微不足道,協同創新是大兵團作戰,成功歸于集體、歸于在座諸位。”在攻關組召開的總結會上,陳俊武激動地說。

“要把思路更開闊一些,從宏觀角度和世界范圍了解能源問題”。閑不下來的陳俊武,開始把研究重點轉向自己一直關注的石油替代問題

20世紀90年代初,陳俊武從領導崗位上退下來,覺得催化裂化自己已干了半個世紀,后繼者人才濟濟,在這個領域自己可以“隱退山林”了。

閑不下來的陳俊武,開始把研究重點轉向自己一直關注的石油替代問題。

1996年2月的一天,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研究員王公慰和劉中民(現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所長)慕名找到陳俊武,希望能夠在他和洛陽工程公司的幫助下,借鑒煉油行業催化裂化的流化床技術,進行DMTO(甲醇制烯烴)技術實驗室成果的工程放大和基礎設計。

“我們這個項目應該怎么放大?可以建一個50萬噸/年的示范裝置吧?”劉中民信心滿滿地問。

“最大能做個10萬噸/年的示范裝置。”陳俊武解釋道,如果從實驗室中試規模放大到百萬噸級,那是直接放大了近一萬倍的工程,風險太大了。

在雙方的交流中,陳俊武敏銳覺察到煤基甲醇制烯烴廣闊的市場前景,促成了洛陽工程公司與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以知識產權共享為紐帶的聯合攻關。

2004年8月,洛陽工程公司、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和陜西新興煤化工有限公司達成三方合作協議后,世界首套年萬噸級甲醇進料規模的DMTO工業化試驗裝置進入開發、設計和建設的快車道。

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的技術人員暫時松了口氣,陳俊武的心卻提了起來。他知道,整個工業試驗的成功,不僅要完成試驗裝置的工程化技術開發、設計和建設,而且必須經過升溫、循環、催化劑結炭與再生、催化劑損耗和丁烯回煉等多方面的考驗。要把試驗裝置開起來,既要取準、取全工程設計的數據,又要對工藝技術和催化劑性能進行驗證。可以說,工業試驗進展的每一步,都是一次史無前例的探索。

從那時起,陳俊武的辦公室就變成DMTO工業試驗的總指揮部。他每周聽取項目進展情況匯報,多次主持試驗裝置設計方案討論,指導制定分兩步進行、各100倍工程放大的工程技術開發方案。為掌握第一手數據,他8次奔赴試驗現場了解試驗情況,召開分析討論會。

2006年2月,DMTO裝置第一次工業試驗剛開始不久就出現催化劑跑損。已近80歲高齡的陳俊武,和年輕人一樣,爬上30多米高的兩器框架平臺,觀察人孔內設備運行情況,查找原因。

通過分析各類數據,他認為一是反應器分布板內氣速過快,二是催化劑制備技術有待改進。經過科研和設計的共同改進,不僅解決了這一問題,而且杜絕了類似問題在大型工業化裝置生產運行中出現。

2006年5月,陜西萬噸級甲醇進料規模的DMTO工業化試驗宣告成功,每天可以處理50噸甲醇,遠遠超越國外同類裝置試驗規模,基本取全和取準了工程設計數據,考察并驗證了催化劑性能,為我國優化設計和建設百萬噸級甲醇進料規模DMTO工業示范裝置打下堅實基礎。

2010年8月,陳俊武指導完成的世界首套、全球規模最大的180萬噸級甲醇進料的DMTO工業示范裝置在內蒙古包頭市建成投產,成功實現第二步100倍工程放大,累計獲得國家授權的發明專利30余項,在煤制烯烴領域形成具有我國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技術。

之后,陳俊武又指導項目聯合攻關團隊完成了新一代DMTO技術開發。目前,由中國科學院DMTO和中國石化SMTO兩種技術生產的烯烴已經占國內烯烴產量的25%~30%,加速形成我國獨有的甲醇制烯烴戰略性新產業。

“我還要把思路更開闊一些,從宏觀角度和世界范圍了解能源問題。”進入耄耋之年的陳俊武,開始對一個并非自己研究領域的課題產生興趣:全球氣候變化和碳排放問題。

他開始廣泛搜集聯合國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美國能源情報署和歐洲等國家和地區有關氣候變化和碳排放的數據資料,下載資料摞起來超過了自己的身高。如果能查閱到一個能回答他疑問的資料,80多歲的院士會像小孩那樣興奮和激動。

“出于科學家的責任,去學習過去不熟悉的知識,爭取提出一些對國家、對大局有益的論據和建議。”從2011年開始,陳俊武與同事合作連續發表9篇關于中國碳減排戰略研究的相關論文,并歷時3年寫就24萬字的《中國中長期碳減排戰略目標研究》專著,在2011年就提出中國的碳排放峰值年是2030年,碳排放峰值為110億噸,最好控制在100億噸的建議,與國家2014年正式向國際社會承諾的數值高度契合。

2015年5月,中國科學院邀請陳俊武參加在香山召開的氣候變化研討會議,他做了題為《中國低碳經濟的前景與氣候變化的關系》學術報告,引起氣象學家和國家有關部門的重視。

在陳俊武看來,自己的生活和科研已經分不開了:“每天必須學習一點新的東西,給大腦充充電,我站在別人的肩膀上,別人再站在我的肩膀上,才能帶動創新。”

相關鏈接
 
 
<返回頻道首頁>
 
 
 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廣告服務
 中國石油化工集團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996322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3542號   廣電節目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0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0459號
 京ICP備 10210212號-7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70018號   本網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維京律師事務所 孫連鐘律師 高天玉律師
福建36选7开奖直播 时时彩规律计算公式 极速pk10投注平台 9码滚雪球赚六十万图 江苏时时 vr彩票平台对打 我要下载山东老十一选五 篮球彩票预测竞彩篮球 在爱购彩票亏的钱能挣回来不 福建体重彩票31选7走势图 体彩排列三两码差过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