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36选7开奖直播|福建36选7开奖走势图
   
首頁  新聞  行業  人物  企業  生活  English 
 
 
  石化要聞  |  國際  |  海外  |  人物  |  觀察  |  圖片
高層動態  |  國內  |  責任  |  言論  |  專題  |  視頻
     
 
   您的位置: 專題 >>> 新聞頻道專題 >>> 學習陳俊武
 

陳俊武:以身許國繪“金花”

2019-02-20 來源: 中國石化新聞網
石化新聞
 

“從加入中國共產黨的那一天起,我就做好以身許國、一生獻科學的準備了”

“一定要猛追世界先進水平,盯住他們,不能落后”

“不能覺得自己得了很多榮譽,就該歇一歇了”

■徐徐 李建永

數九寒冬,古都洛陽,清晨氣溫已接近零攝氏度。一位頭發花白、面容清癯的長者緩緩走在晨曦中,穿過熙熙攘攘的人流,前往位于澗河西畔的中國石化洛陽(廣州)工程公司辦公大樓。

“國家進入新時代,我雖然年紀大了,體力差了一些,還是能繼續做些貢獻的。”樓道盡頭的復印機前,這位長者一邊打印資料,一邊談話,陽光輕輕地灑在他略微佝僂的背上,“現在就是給年輕人當‘啦啦隊員’,昨天他們給我送了一份項目資料,有幾個數據還得再推敲一下。”

這位91歲的“啦啦隊員”,就是中國科學院院士、被譽為中國催化裂化工程技術奠基人的陳俊武。

回首來路,他曾帶領團隊創造了煉油化工技術領域的多項“共和國第一”,為我國流化催化裂化技術從無到有、由弱到強做出了開創性貢獻。無論時代風云如何變幻,他始終堅守著熱愛祖國、忠誠事業的家國情懷,始終站在國家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

摸著石頭過河,自主設計施工第一朵“金花”

至今,撫順石油二廠北催化車間門前仍立有一塊石碑,書有“中國第一套流化催化裂化裝置——1965年5月”字樣。這座被稱為中國煉油工業“五朵金花”之一的裝置凝結了許多石油工作者的辛勤勞動,陳俊武就是這套裝置的設計師。

流化催化裂化是煉油工業的關鍵技術,具有投資少、操作費用低、原料適應性強等特點,是石油精煉中最重要的轉化工藝之一。當時,這類裝置在全世界不過幾十套,技術被層層封鎖。

1959年,橫空出世的大慶油田給國家提供了充足的原油,但當時國內的煉油技術卻跟不上形勢發展的需要,使用的大多是當時蘇聯的技術,不能對原油進行有效深度加工,也無法從中煉取數量更多、質量更高的輕質油產品。

“這就像有了上好的大米,卻依然吃不上香噴噴的白米飯。”陳俊武打了個形象的比喻。

當時的中國,急需獨立自主研發煉油新技術。

1961年冬,石油工業部決定抽調科研、設計、制造、基建和生產等方面的骨干力量,自力更生開展流化催化裂化、鉑重整、延遲焦化、尿素脫蠟及有關催化劑、添加劑等5項煉油工藝新技術攻關,盡快改變我國煉油工業技術落后的面貌。這5個項目,后來被稱為煉油工業“五朵金花”。

34歲的陳俊武,受命擔任我國第一套流化催化裂化裝置的設計師。

然而,裝置應該是什么樣子,怎么設計,怎么制造?他心里卻不太有底。

“有一則童話:一群從來沒見過大象的人,只得到一只象耳朵、一條象尾巴,卻必須要畫出一頭完整的大象。”在陳俊武看來,這5項技術難題是橫亙在我國煉油工業前進道路上的“五座大山”。

怎么辦?那就摸著石頭過河,消化資料、分析計算、對比論證,邊學邊干、邊干邊學。陳俊武常常一天伏案十幾個小時,腦子里全是數據和方案。

和這種熱火朝天的工作狀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他和同事艱苦的生活狀態。

1962年,全國正處在“大躍進”后的困難時期,參加項目設計的工作人員每天的伙食幾乎是滴油不見。“當時,北京設計院的領導經常向我們‘道歉’:‘同志們都很辛苦,伙食不好,中午熬白菜,晚上白菜熬,很對不起,但是實在沒有辦法。’”回憶起那段艱苦歲月,陳俊武莞爾一笑。

他說,科學報國,就是要有犧牲精神,咬著牙也得熬過去。

緊張工作3個多月后,主要技術方案已經完成。當年6月初,國家科委決定選派人員赴古巴考察,陳俊武名列其中。

“站在人家的裝置下面,第一反應是想起了十來歲上中學第一節英語課的情景。老師用純正的英語朗讀:阿里巴巴來到山洞前,喊道,芝麻芝麻開門吧。”時隔50多年,陳俊武回憶起當時的情形,眼中依舊閃爍著光芒:“那道通向寶藏的大門終于打開了,豁然開朗。”

然而,那時工廠還處于停工狀態,盡管先進的技術擺在眼前,卻沒有任何人指導,能看到的只是從沒見過的龐大塔器和英文資料。因為需要學習的太多,時間緊迫,陳俊武沒有一天休假和娛樂,只是爭分奪秒地工作、工作。

其實在他身邊的,就是聞名世界的旅游勝地——巴拉德羅海灘。

“湛藍的海岸、白沙灘,那么好的風光,一次都沒有去過。”結束考察回國時,陳俊武的行李中沒裝一件洋貨,鼓鼓囊囊全是密密麻麻記滿了學習心得的20多個筆記本。

資料只可作為參考,設計還是要靠自己去完成,特別是主要設備必須由我國自行研制。上百套儀表,數千個大小閥門,近兩萬米粗細管線,都要在設計中做到準確無誤、萬無一失。

回國后的陳俊武,面對的依舊是千頭萬緒、重擔千鈞,“我們的創新精神,就是那時候培養出來的,老不滿足現狀,老要創新。”

在陳俊武主持下,1963年1000多張設計圖紙完工,1964年開始施工備產。陳俊武沒日沒夜地“泡”在現場,這個找,那個叫;這邊開會,那邊答疑,忙得像個不停轉的陀螺。

1965年5月5日,當清晨的第一縷霞光拂過地平線,位于撫順石油二廠南端的60萬噸/年流化催化裂化裝置展現出鋼筋鐵骨的雄姿。歷經4年多的艱苦攻關,這個由我國自主開發、自行設計、自行施工安裝的第一朵“金花”一次投產成功,帶動我國煉油技術一舉跨越20年,接近當時世界先進水平。

為了慶賀,石油部和撫順石油二廠領導招待全體工作人員吃了一頓餃子,廠區里一片歡呼雀躍,陳俊武卻沒有吃上這頓具有歷史意義的餃子。

“那天正好輪到我值班,我沒能去。”他輕描淡寫地回憶道。

少年胸懷石油夢,投身石油工業扎根一線成骨干

翻看陳俊武的履歷,70年的職業生涯始終圍繞著兩個字:石油。

陳俊武祖籍福建長樂,1927年3月出生于北京的一個書香門第,受到良好的家教和文化熏陶。陳俊武在中學時期就對化學知識產生了濃厚興趣。1944年,17歲的陳俊武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工學院應用化學系。

當時的中國民不聊生,工礦企業凋敝衰敗。1946年,正讀大學二年級的陳俊武到撫順參觀,第一次見到了日本人留下的煤制油工廠,中國石油工業落后、處處受制于人的窘況對他產生了巨大沖擊,心中當即立下志愿:挽弓當挽強,一定要投身石油工業,用己所學為國家和民族振興貢獻力量。

為了心中的石油夢,4年大學生活,陳俊武把青春歲月全部融進一張張書頁和筆記之中。“外面的春天與我何干,最重要的,是要讓內心充滿芬芳。”陳俊武在日記中寫道。不管時局如何動蕩,他心中唯有刻苦學習。

畢業前夕,陳俊武以《化學工程與我——俊武求知旅程之一段》為題,把自己幾年來的學習筆記整理裝訂,分成18類,各包以封皮,加起來竟有20厘米厚。

新中國成立之初,煉油工業基礎極其薄弱,可謂一窮二白。新生的人民共和國急需“黑色的血液”為發展注入生機。大學畢業后,陳俊武盯著的只有“石油”。

當時,東北是中國重工業最集中的地方,而沈陽是東北最大的工業城市,工作生活條件也較為優越。陳俊武的母親和家人都在沈陽,大家都勸他留在沈陽工作。

出人意料的是,陳俊武堅持要到撫順去。

他還惦記著當年和同學們在撫順參觀過的那個煤制油工廠。急國家所急,想國家所需,這是他最初的信念,始終不改。

謝絕了親人的挽留,1949年12月,陳俊武如愿進入遼寧撫順礦務局工作,成為人造石油廠(后更名為石油三廠)的一名技術員。他一頭扎進車間,將滿腔的熱忱投入工廠修復工程中。面對技術資料匱乏、生產條件簡陋的現實,他與技術專家和老工人一起克服重重困難,為工廠恢復生產廢寢忘食。憑借豐富的知識儲備和勤奮嚴謹的工作作風,陳俊武接連完成蒸汽噴射器、蒸餾加熱爐等技術革新任務,逐步成長為一名青年技術骨干。

1956年4月,陳俊武加入中國共產黨。

“我的幾個姐姐都是共產黨員,我一直覺得共產黨的事業是偉大的事業,我也愿意為了這個事業而奮斗終身,當初的入黨志愿書就是這樣寫的。”如今,91歲的陳俊武語氣依然堅定:“從加入中國共產黨的那一天起,我就做好以身許國、一生獻科學的準備了,無怨無悔!”

不負國家和時代重托,助力流化催化裂化技術錦繡滿園

1969年底,根據國家需要,陳俊武隨石油工業部撫順設計院搬遷到位于豫西山區的洛陽市宜陽縣張塢鄉竹園溝,從此立足洛陽。“文革”時期,風雨飄搖,他盯著的依然是世界煉油工業技術迅速發展的形勢和中國的嚴峻現實,關心著怎樣研制適合中國國情的低成本高效設備。

為加工更多的大慶原油,在臨時搭建的簡陋板房中,陳俊武和同事為研制蒸餾—催化裂化聯合裝置絞盡腦汁。1972年,這套被稱為“一頂二”的裝置在錦州試運成功。

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在北京隆重召開,陳俊武光榮地出席了這次大會并獲得表彰。

“鄧小平同志說,以后要主動抓科學技術,而且要當我們的后勤部長。就是這句話,讓我感到,科學的春天來了。”談到40年前捧著紅絨面燙金字證書的情景,陳俊武連說“感動”。

這是時代的鼓舞、國家的重托,他暗下決心:一定要在自己從事的煉油技術領域,特別是催化裂化技術領域猛追世界先進水平,盯住他們,咬住他們,不能落后。

同年,陳俊武擔任洛陽煉油設計院副院長兼總工程師,由他指導設計的中國第一套快速床流化催化裂化裝置在烏魯木齊煉油廠試運成功,第一套120萬噸/年全提升管流化催化裂化裝置在浙江鎮海煉油廠開車成功。

1982年,按照陳俊武提出的技術方案建設的蘭州煉油廠50萬噸/年同軸催化裂化裝置投產,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和全國優秀設計金獎。同年,他主持承擔了包含“大慶常壓渣油催化裂化技術開發及產業化應用,采用自主技術建設一套全新催化裂化裝置”兩大任務的國家“六五”攻關任務。

1985年,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渣油催化裂化技術在石家莊煉油廠實現產業化,1987年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1989年,既有同軸結構、又有高效再生的100萬噸/年催化裂化裝置在上海煉油廠建成投產。1994年,該技術獲得我國催化裂化工程技術領域的第一個發明專利授權。

正是在陳俊武等幾代人一步一個腳印的共同努力下,我國流化催化裂化技術從一片荒蕪到錦繡滿園。目前,我國已經建成有各種類型流化催化裂化裝置上百套,總加工能力超過1.5億噸,成為僅次于美國的催化裂化世界第二大國。流化催化裂化技術,為我國石油化工工業及國民經濟發展做出巨大貢獻。

鮐背之年初心不改,密切關注國家能源可持續發展

1990年,62歲的陳俊武已到了退休之年。這一年,他被授予“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稱號,一年后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化學部學部委員(院士)。許多媒體想采訪他,國內外多家出版機構先后向他發函,要將他收入各種各樣的名人辭典,他都拒絕了。

科學家的目光永遠在前方。

面對我國石油資源不足,原油對外進口依存度逐年遞增的現實,陳俊武認為石油替代的研究和開發十分必要且緊迫,這不僅關系民生,也關乎國家能源安全。

他將研究方向轉向國家石油替代戰略,與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合作,指導完成了甲醇制烯烴(DMTO)技術工業放大及其工業化推廣應用,為我國煤炭資源深度轉化利用開辟了全新技術路線。2015年1月,DMTO技術榮獲2014年度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

進入耄耋之年,陳俊武又投入極大的精力,深入關注溫室氣體排放、氣候變化、碳減排和石油替代中氫能的生產、運輸、儲運技術等多項戰略性課題的開發和進展。他依然堅持每天準時到達辦公室,處理郵件,查閱國外技術資料,研究課題,風雨無阻,必要時還親自到施工現場和科研院所進行技術指導。

“我已經比60歲退休的同志多工作了30年,今后還會繼續思考下去,繼續保持工作狀態。”陳俊武胸中依舊燃燒著激情,裝滿了計劃,“不能覺得自己得了很多榮譽,就該歇一歇了,我思想上時刻警惕,不敢有這個念頭。”

2018年7月12日,在“中國石化成立35周年·感動石化特別節目”頒獎現場,91歲高齡的陳俊武獲得感動石化人物獎。面對主持人敬一丹關于如何過生日的提問,陳俊武坦言自己總是不記得生日,生日于他而言不是紀念日,而是為國家操心的時間的累計。

集團公司董事長戴厚良在掌聲中獻上獎杯和鮮花,滿懷敬意地用雙手緊緊攙扶著陳俊武。陳俊武親切又期待地對戴厚良和臺下的新老同事說:“個人的命運和國家的命運息息相關,希望大家認識到肩負的使命,站在黨和國家需要的地方去努力,讓人生更有價值!”

相關鏈接
 
 
<返回頻道首頁>
 
 
 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廣告服務
 中國石油化工集團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996322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3542號   廣電節目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0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0459號
 京ICP備 10210212號-7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70018號   本網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維京律師事務所 孫連鐘律師 高天玉律師
福建36选7开奖直播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11选5下期简单计算 极速快三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走势图啊 德国赛车彩票 欠债30万靠9000元翻身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英国五分彩正规吗 2O19香港开奖记录走势 安徽福彩11选5走势图